龙坛书网 > 二次元 >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 > 第798章 风雨飘摇的王国
    短短一夜的功夫,王国六大贵族的保罗洛普侯爵和立顿伯爵就被除名了,物理意义上的。

    虽然通过世代的联姻,他们还有许多远方亲戚拥有顺位继承权,可直系亲属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唯一逃过一劫的是大王子巴鲁布罗的妻子,保罗洛普侯爵的大女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大量参与其中的中下层贵族,也在接下来几天时间内纷纷遭到毫不留情的猎杀与清洗。

    光是贵族死亡的人数就高达三百五十人,如果再加上他们麾下的私兵,总死亡人数在三万以上。

    当消息传回王都的时候,包括老国王在内,所有人都被这个结果惊呆了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在得到消息后,预料到猎人协会会采取相应的报复措施,可万万没想到手段居然会如此大胆、疯狂、酷烈。

    所有上了猎杀名单的贵族,基本都是全家老少一起死光,彻底断绝其血脉。

    这对于注重家族和血脉传承的王国统治阶级来说,绝对是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猎人协会这是疯了吗?那个男人想要跟我们开战吗?”老国王愤怒的挥舞着手臂咆哮道。

    在经不过自己同意和允许的情况下,直接肆意屠杀封臣,这已经严重挑衅了他身为国王的尊严和底线。

    “父王,请冷静下来。这次死的家伙大部分都是贵族派的人,他们遭受沉重打击,对于这个国家未必是一件坏事。”拉娜公主主动站起来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!公主说的没错。随着反对王族的贵族派衰落,一些我们无法进行的改革,现在终于可以开始了。另外,我不认为这个时候与猎人协会翻脸是个明智的选择。”雷文侯爵也跟着站出来劝阻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父王,眼下正是大规模收回领地和权利,整合国家内部的好机会。”二王子小胖墩也跟着附和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认真,可内心之中早就乐开花了,恨不能立刻冲到耶·兰提尔的猎人协会总部,抱着会长艾伦的脸狠狠亲上两口,大声说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场动荡的最大受益人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因为随着贵族派的彻底垮台,大王子身后的强大势力已然土崩瓦解,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。

    但凡有点脑子的人,都不会再选择支持那个满脑子肌肉的傻子当国王。

    “猎人协会在这次行动中派出了多少人?”老国王突然抬起头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觉得您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。”战士长葛杰夫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难道他们派出的人很多吗?”老国王皱起眉头质问道。

    葛杰夫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,陛下。情况刚好相反。协会只派出了极少数持有执照的正式猎人、两百多见习猎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老国王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“你是说……就这点人杀了我国三百五十多名贵族,还有他们麾下超过三万人最精锐的军队?”

    “是的!而且根据我调查得到的结果,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死亡都跟一个人有关。她的名字叫阿德琳,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女。至于剩下的三分之二,也大多死于漆黑之剑等几支职业猎人小队。这就意味着真正参与到此次行动中的人数,比实际上看到的更少,可能不超过二十人。”

    葛杰夫用充满无奈的语气说出了令在场每个人都不寒而栗的实情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见到这份报告时也有些太相信,直到亲自带人到现场查看,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!

    这些持有执照的正式猎人都已经无一例外跨过英雄领域,进入了另外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不管是职业等级还是那种名为生命能量的技巧掌握程度,都远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而他这个王国昔日最强的战士,已经不知不觉被落开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毕竟葛杰夫平日里有保卫首都、护卫宫廷安全的重任,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,整天去深入深林、荒原和沼泽,去通过杀戮异族、怪物和猛兽获取经验值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的战士等级才堪堪达到二十,而且还没来得及去学习新技能和天赋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!那……那正式猎人的实力,岂不是每一个都达到了精钢级冒险小队苍蔷薇那种程度?!”二王子脸上浮现出了震惊无比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!不止如此!据我所知,苍蔷薇在猎人协会中的位置并不靠前,甚至没办法排进前十。”拉娜公主又抛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,如果现在王国与猎人协会全面开展,我们根本连一丝胜算都没有。不!不止没有胜算,恐怕连自己的安全都没办法保护,对吧?”老国王的心顿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的,陛下。我建议您最好立刻发表声明,表示这次对耶·兰提尔周边村庄的袭击毫不知情,并且会立刻对参与其中的贵族进行处罚。如此一来,不仅可以缓解与猎人协会之间的关系,同时还能收回大量土地和权利。”雷文侯爵不加思索给出了自己的建议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贵族的死让他稍微产生了一点兔死狐悲的感觉,但这个时候除了认怂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“唉,好吧,就听你的。我这个国王当的还真是失败呢。”老国王语气中充满了自嘲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看上去是如此的疲惫与苍老。

    眼下王国的局势用一句内忧外患、风雨飘摇来形容绝不过分。

    外部有帝国、教国虎视眈眈,内部又有大批腐朽堕落的贵族,以及八指这样扎根于各个角落的庞大犯罪组织。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身体,老人迈步来到宫殿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一个院子,注视着正站在那里手持长剑的俊美少年。

    下一秒……

    这位少年突然挥出了手中的武器!

    瞬间!

    刺眼的金色圣光大作!

    等光芒消失的时候,前方包裹着金属挡板的假人已经彻底蒸发,只剩下地上几滴红色的铁水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国王苍老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欣慰之色,冲少年招了招手:“过来,亚瑟,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!”少年赶忙收起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用问也知道这个被称之为亚瑟的少年根本不是别人,正是女扮男装已经成功进入宫廷的阿尔托莉雅。

    托一头标志性金色长发和俊美外表的福,并没有谁怀疑过她的血统。

    因为王室家族最具有识别性标准的,就是那一头金黄色的头发。

    再加上呆毛王与拉娜公主在容貌上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,哪怕是外人看上一眼都会下意识觉得这是一对亲兄妹,所以整个过程并没有受到任何阻力。

    毕竟只是认下一个私生子而已,又不会对宫廷内已经成年的两位王子造成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能适应王宫里的生活吗?”老国王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兄长和拉娜妹妹对我都很好,我已经差不多完全适应了。”阿尔托莉雅收起剑回答道。

    从眼睛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怜悯不难看出,她已经断定眼前这位老人根本没有治理国家的才能,就如同当初断定莫德雷德没有统治国家的才能一样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老国王满意的点了点头。“亚瑟,你是目前为止我所有孩子当中最优秀的一个,无论是作为战士的才能,还是对国家大事的决断力。相比之下,巴鲁布罗虽然勇武还勉强的过得去,但却根本不明白身为王者最重要的是什么。而扎纳克则刚好相反,头脑足够聪明,可是缺乏足以服众的力量和勇气。拉娜也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,只可惜她是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您究竟想要对我说什么?”阿尔托莉雅故意装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不,没什么,你就把这当成是一个老人的牢骚好了。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你不是私生子该有多好。以你的能力,再配合拉娜的智慧,王国一定能够摆脱眼下的困境重新焕发生机吧。我是个没有才能的国王,辛辛苦苦努力了一辈子,最终还是只能看着情况越来越糟。”老国王眼睛里流露痛苦与悲伤。

    但遗憾的是,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,自己这位无比优秀的私生子根本没有继承王位的可能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娶了自己大女儿的贝斯贝亚侯爵,在顺位继承权上都比眼前这个“亚瑟”高。

    就在老国王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,二王子扎纳克突然从旁边的花园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呆毛王的时候,立刻挤出笑容热情的招呼道:“呦!这不是为亲爱的弟弟亚瑟吗?怎么样,我前两天送给你的战马收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收到了!非常感谢,兄长大人。”阿尔托莉雅单手抚胸略微欠了欠身。

    “收到就好,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。”小胖墩拍着胸脯大包大揽道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样做,一方面是看中了自己这位“弟弟”所表现出来的强大个人实力,想要将其拉拢到自己麾下,等以后登基称王之后,可以培养成为得力的左右手。

    毕竟私生子的身份决定了对方永远也不会对王位产生威胁。

    同样的,王室血统又导致与贵族天然的对立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扎纳克感受到了父王对于这位弟弟的喜爱,所以在通过这种方式来表现兄弟之间的团结友爱,以此来获得更多的印象加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相比起大王子那个当面讽刺嘲笑的愚蠢举动,他的这套操作可谓是高明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看到二儿子对弟弟的热情,老国王果然浮现出了笑容,在心底彻底判了大儿子的死刑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注意到,拉娜公主躲在花园的角落里,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,嘴角微微上翘,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:“趁现在,好好享受最后的亲情吧。因为你们用不了就要全死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公主殿下!亚瑟王子刚才使用的力量,好像跟我一样,都是圣骑士的圣光呢。”克莱姆小心翼翼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圣骑士这个职业,可不像战士、法师、德鲁伊这些可以随意选择,而是必须通过艾伦亲自设下的考验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除了他这个走后门的之外,成功考验的人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他是我的兄长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拉娜笑着将一朵刚刚剪下来玫瑰插在自己小跟班的胸口,然后用深情的眼神注视着对方。

    还是处男的克莱姆那受得了这种刺激的亲密举动,顿时满脸通红的站在原地,心跳速度比平时快了好几倍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想说什么,早就已经全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边,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内。

    安兹正坐在那张属于自己的椅子上,注视着刚刚被复活,正跪在自己面前的雅儿贝德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分钟,他才开口问道:“告诉我,你现在吸取到足够的教训了吗?还敢再继续看不起人类,把人类当做可以肆意屠杀的蝼蚁吗?”

    “万分抱歉!无上的至尊!都是我的错,让您损失了宝贵的世界道具——地狱深渊。”雅儿贝德整个身体匍匐在地上,声音中充满了内疚与惶恐。

    不用问也知道,她已经对艾伦那完全不讲道理的强势和虐杀手段产生了畏惧。

    “不!相比起得到的情报,损失区区一件地狱深渊并不算什么。记住,在得到我的许可之前,所有守护者禁止靠近大森林之外的人类活动区域,更不许捕捉和伤害任何一个误闯进来的人类。”安兹语气严肃的下达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明白!不过无上的至尊,既然我们不能对人类下手,那非人类的异族呢?在您外出的这短时间内,我们已经才发现了在西南方的沼泽里,居住着数量可观的蜥蜴人部落,如果能征服那里的话,对于扩充大坟墓的势力很有好处。”迪米乌哥斯提出了新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异族?”安兹摸着下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,很快点了点头。“可以!就从征服这些异族开始吧。不过要低调一点,最好能完全隔绝周围,不让任何消息流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请您放心!我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。”迪米乌哥斯的眼镜闪过一抹亮光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个极度邪恶的恶魔又准备在私下里搞点小动作了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知道,自己脑海中的那个计划,完全就是在刀尖上跳舞,一不小心会把整个纳萨力克推下深渊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longtanshuw.ne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