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坛书网 > 历史军事 > 明末之新帝国 > 第646章 当场招降
    但是郑芝龙他此刻后悔也都没有用,他愤怒之下,他对大家打气,大声的说道:“只要坚持到天亮,我们军营中的士兵就敢来支援我们,就可以把这群叛贼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郑芝龙和他的兄弟郑芝凤聚在了一起,他们虽然相互的打气,但是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枪炮声,越来越近的喊声,他们那是一点底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刻郑芝龙他那是心里面发冷,为何这么说,这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被人打中了七寸之处了,说白了就像是被人斩首一样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他郑芝龙拥有天下间最强大的舰队之一,这支舰队在东方是最强的,所向无敌的,无论任何一个人反他,都会面临着他的报复和打击,损失将会相当的大。

    如果刘家跟他开战,他们眼前所拥有的优势瞬间就会没有,这是因为刘家强大的是他们的水军,但是郑家的军舰比他更多更大,作战经验更加的丰富,如果打起来,吃亏的一定是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刘家非常阴险,非常奸诈,没有跟他堂堂正正的开战,而是选择偷袭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们偷袭就偷袭了,居然鼓动一向忠厚老实的郑芝豹,发动政变,夺取权力,如果是别人对付他们这些人,长期追随郑家军的士兵,还是会进行坚决的反抗的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是郑芝豹在起兵,这就不同了,郑之豹他是郑家中的高层,内部人士,他们之间只能算是内部的争权夺利,不是外战。

    当年他郑芝龙可以趁李旦、颜思齐病逝的时候,趁机吞并了他们的势力,这就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十八芝的内部人物。

    郑芝龙他到了此刻,也不免显得有些担惊受怕,他又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,早早听从朝廷的诏令,出兵去攻打刘家,此刻只怕又是另外一种局面了,他的亲兵队长,一身是血的跑了回来,他大声的说道:“大人!大事不好了!外府全部沦陷了,兄弟们都完了!”说完,倒在地上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这消息传来,更是令这些人大惊失色,更加的恐慌。

    郑家称之为平安城,自然最强的也是他们的城墙,他们的城墙一旦被攻下,也都跟其他的城市没有分别,至于他们所说的,只要等到天亮,他们的援军,就会抵达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远在泉州的官府,他们根本就不敢派兵前来,他们连郑家都不是对手,更不用说是这些叛军的对手了,说不定他们还巴不得这些人打起来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就是,既然造反的是郑芝豹,以他的精明,他自然就会有手段收买其他的人,这也就意味着他们隔绝了外跟外面的关系以后,郑芝龙也就失去了对这些人的控制。

    郑芝龙他大为愤怒,拔出了他的宝剑,大声说道:“三豹子,你这个狗贼!有种就出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!”

    郑芝豹为二当家,那是在其兄芝虎死后,顺位而升,其家族排名为老三。

    郑芝豹是他的弟弟,也算是他相当信任的人,被自己信任的人出卖,这种感觉,非常的不好,更加不好的就是,居然在不知不觉之中,就被别人逼到了墙角,进入了走投无路之地。

    前一天他还风光无限,准备跟朝廷讨价还价,成为割据一方的势力,下一刻他居然就受到了叛军的致命攻击,随时都会成为阶下之囚。

    郑芝龙他是海盗出身,自然就知道干他们这一行,讲究的就是实力,大家追随的就是强者,一旦他被打垮打败或者是被隔绝封锁在平安城里面,没办法联系其部下,他就算是被架空了,就算是失去了她的实力,这一刻他愤怒无比,所以才会冲了出去,准备跟郑芝豹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这时候刘家的军队,也都杀到了这里,他们成群结队而来,使用火枪把这些郑府继续抵抗的士兵,一一的杀死,但是对于这位穿着一身金甲的郑芝龙,则是没有向他开枪,而是向他身边的人开枪。

    因为郑芝豹他可是下了死命令,即使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也不可以害郑芝龙性命,违令者杀全家。

    他郑芝豹的意思就是,他可以造反,但是绝对不能杀他的大哥。

    所以说郑之龙只能够生擒,即使对方是一条猛虎,他们也只能够把这一头老虎生擒,而不是开枪射杀。

    郑芝豹在他造反之前,可是跟刘布有个秘密的约定,他做事有一个底线,其底线就是,绝对不能伤害郑芝龙的性命,否则他宁愿不干这一场勾当。

    刘布他知道这样子就会增加他们之间的难度,令他们之间有可能失败的可能性,但是他知道他岳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如果不答应这一条件,他肯定不会干这造反的勾当,能逼到他造郑家的反,夺取权力,已经是很大的成就了,再让他杀掉郑家的诸人,估计是不太可能,他也不是这一种心狠手辣,赶尽杀绝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郑芝龙他冲出去,准备跟人决一死战,他的手下看见主将如此神勇,也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刘军的士兵,他们的枪口都没有对准郑之龙,而是对着他身边的人,结果郑芝龙冲了出去,啥事都没有,而他身边的这些士兵们,则整批整批的倒下,双方相距很近,都可以对这些人进行近距离的射杀。

    他们迫不得已,只好退回来,依退回了内府的主厅天主堂,做最后的抵抗。

    郑芝龙不想退,但看见对方准备了不少套马杆和网兜,这是欲生擒他,只好退却。

    郑芝龙他可是信天主教的,还有一个天主教名叫尼古拉.郑,所以他的主大厅是依照西方天主教的风格建立的,显得非常的高大巍峨和坚固,必要时可以以此作为依托,进行防守。

    在喊杀声之中,刘家军的士兵冲破了内府的围墙,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,对内院的三大主厅进行了包围。

    三大主厅之中,最为重要的当然就是天主堂,是他们举行重要宴会和庆典的地方,其次就是库房,库房就是他们放置收纳他们多年抢夺来的金银珠宝的地方。

    其实最重要应该是库房才对,夺取了这里,就相当于夺取了郑家的财产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攻打这里,肯定会首先攻打库房,但是郑芝豹他不同,他来这里是为了夺权,不是为了夺钱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明白一点,如果不能够成功的控制郑芝龙,他无论夺走了对方多少钱,都会一一的被郑芝龙抢回去,出来混,总归要还的。

    所以当务之急,就是要把郑芝龙给控制起来,把他拿下来了就,可以把它控制好。

    所以郑之豹亲自率领最为精锐的部队,包围了天主楼,他这里是里三层,外三层,务必让它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战斗发生了才半个时辰而已,短短半个时辰之内,他们猛烈的袭击,一举的把郑府给拿了下来,这时候天也开始放亮了,但是大多数人还点着蜡烛、火把、灯笼,朦朦胧胧的灯光下,他们如同丧家之犬般凄惶。

    在确认对方成为了瓮中之鳖了以后,郑芝豹他派出了谈判使者,要求对方投降。

    郑芝龙居然看见对方派出了使者,向他招降,他十分生气,向对方的使者吐了一口痰,他说道:“老仨这个反骨仔,居然敢让我向他投降,他有这胆气,为何不让他自己来跟老子说?”

    他郑之龙就在想,如果他敢来,老子就一刀把他给劈死了。

    使者郑福永郑芝豹的心腹,追随他多年,也都认识郑之龙等人,他说道:“二当家今天此举,实在是迫不得已,大当家你看不清形势,死死地抱着朱明这样将要沉默的船,只这是要把大家都往灾难里面带。”

    郑芝龙一声冷笑,他说道:“他郑芝豹犯上作乱,而且还敢来袭击郑府,这样的人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郑福永他说道:“我们这些在道上混的,只相信一点,那就是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谁的拳头硬,谁就当老大,二当家已经成功的掌控了大局,大当家的你应该识时务为俊杰,放出权利,二当家他可以保证,饶你不死,可以把府中的财宝全部带走,去济宁寻一处地方,过富若王侯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郑芝龙他一声冷笑,他说道:“发他的清秋大梦,告诉他三豹子,想夺郑家的权,除非老子死了!”

    郑福永他说道:“大当家你又何苦如此执迷不悟,现在是我们占尽了上风,就是要干掉这府中之人,也不过是半个时辰的时事,何必如此呢?”

    郑芝龙他大声的说道:“我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就让天下人知道他以英雄而自居的郑芝豹,是怎么样的一个阴险小人。”

    郑芝龙他虽然如此傲气的说了,但是却没有赢得他身边人的支持,他身边的人听说郑芝豹许出了条件,只要交出权利,饶他们不死,他们都有点心动,纷纷的向郑芝龙使眼色,希望他们答应这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这一些人,刀头舐血,仇家无数,干过不少的坏事,如果一旦失去了兵权的保护,失去了官身的保护,他们的下场会非常的惨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权力,官身也即将失去,如果能带他们的钱,去另外一个地方过上富家翁的生活,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奈何郑芝龙就像一个二愣子一样,看不清形势,一心求死,所以大家都是替他着急,郑芝凤他干咳了一声,便要说话。

    喜欢明末之新帝国请大家收藏:()明末之新帝国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longtanshuw.ne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