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坛书网 > 古代言情 > 不染年华两世月 > 第1019章 【1019】兔死狗烹
    岚嫣听着吴诚的话,又是忍不住的笑道“既是这么成竹在胸,何苦跑到这里来挖苦臣?殿下的眼界还是如井里的蛤蟆一样,只顾着头顶这一方之天。”

    吴诚眼色一冷怒道“放肆,你以为你还是从前那个独揽大权的太师吗?落魄的凤凰不如鸡,何况你原本就是一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山鸡……”

    岚嫣转过头来对着吴诚说道“殿下讥讽人的本事就只有如此了吗?山鸡也好,凤凰也罢,都只不过是借着人的嘴皮来宣泄人的愤怒,生了翅膀的也不都见得就会飞,皇族宗室的血脉那么多人,也不见得就有谁能坐上皇帝的位置。殿下,臣好歹也算是太师之职,虽是虚名,但也奉劝您一声,若是读书不勤最好不要说话,您好歹也是皇储,出门在外,嘴上无才又无德实属坏了陛下的名誉。”

    吴诚对着岚嫣说道“你读的书多又有何用?还不如昔日陈朝的那位蛮子,领兵为将手握兵权,差点可就做了皇后……本宫想你如此针对霍将军,料想太师大人应该是想要效仿前人,想要手握兵权才肯安心吧。”

    岚嫣对着他说道“殿下不知道是在说臣无能还是在嘲讽在座的皇后娘娘,臣倒是可以觍颜认下蛮子恶名,但殿下言语之间貌似也将当今圣上比作文帝,那皇后娘娘该做如何呢?料想陈朝废帝必然也是殿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诚眼神一冷,一边的李秋言倒是放下了茶杯说道“二位何必争恼,本宫叫二位来此,不过就是为了将事情摊在台面上而已。无关人情与否,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,那本宫倒也不必再掩饰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看向了吴诚与岚嫣二人。

    李秋言又是笑着说道“说来说去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而本宫不过一介女人,无论如何,一个女人,最想要保护的就是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吴诚对着李秋言说道“你想护着这个孩子?”

    李秋言说道“既是讲了出来,自然是却有此意,毕竟,大人的勾心斗角,他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吴诚说道“就算你不想争什么,你觉得那老头子会不想争?强行让你有孕,给你用了那个方子,不过就是为了拴住李家。”

    李秋言说道“姑父看的明白,那就更应该知道,现在该争取的,便是李家。至于太师大人……我们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你又冒险想要伤本宫,伤人害己,却是不是明智之举,何不我们之间彼此合作,互相彼此成全?明争暗斗损伤着不过是自己的利益,而陛下想要看到的,就是我们互相争斗的结果。于国于民于朝廷,都非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二人听着李秋言的话,彼此都是沉默了下来。气氛微妙之间,岚嫣抬起头来又是说道“皇后娘娘是否是想的太多,我们之间彼此制约,正是陛下想要看到的。虽说如此,可是娘娘想要打破这种制衡关系,怕是很难。”

    李秋言说道“本宫记得,刚才大人对本宫相劝,伴君如伴虎……所以本宫认为,大人就算想要害本宫,倒也不至于真是失掉了良心。而本宫亦是听明白了大人的心意,自然当是要体谅大人的这一番苦衷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出,岚嫣倒是开口说道“娘娘要真的是想体谅臣的苦衷,就莫要在劝臣了。”

    李秋言说道“被人控制的人生当真是大人心中所愿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岚嫣握着的茶壶的手不由的一顿,热水坠入茶案上,吴诚倒是开口笑道“既然已经下了手,何苦念着旧日的情分。难怪太师大人与陛下日渐疏远,可见虽然情分还在,可到底意见相左。能惦记起来的旧情,还真当是不舍……”

    岚嫣对着李秋言说道“娘娘,此时休提臣一时兴起的顽话,至于殿下,您如此话语,难不成是赞成娘娘此番提议?”

    吴诚说道“凡事不能光看表面,虽然娘娘这番话有些不合常理,但是我们可还没听娘娘的心里话呢。”

    李秋言会意说道“本宫不想其他,只想保住自己的孩子,日后太子登基,本宫只想做一个普通人,什么皇权什么立场本宫都不想有,本宫只想有朝一日,跟着哥哥与孩子离开这座深宫……”

    岚嫣说道“叫我来帮太子殿下,娘娘果真是站在殿下这边的人,此番言论,娘娘就不怕让自己陷入是非之中?”

    李秋言说道“不管如何,他都是本宫的姑父,是姑姑的丈夫,而大人是陛下的贤臣,虽然受人挑拨乃至如此,陛下却还是尚在犹豫之中。虽然人死不能复生,但人到底是谁杀的还有待考证。闹成这般模样,对于东宫,朝廷边境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。眼下西南边境动荡,胡国随时随地就要入侵,陛下最当心的就是前线问题,国战为上,剩下的都是负累。太师大人是陛下的心腹,自然是应该明白,陛下想要的并非是朝廷之上的权力互相制衡,而是国家一心,上下一统。若真有扶持幼子而立,陛下早在多年之前就会留下孩子。陛下从来不是怕姑父与陛下有二心,而是怕东宫受人蛊惑而产生不必要的朝廷动荡引发国家受难。铲除霍家一党,原本就是为了太子殿下立威而作,只可以姑父未曾体会到陛下的用意,没有适当的培养亲信栽培贤臣,才导致了陛下选择李家作为东宫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岚嫣听着李秋言的话,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,他对着李秋言说道“皇后娘娘果真奇女子也,竟然有如此见地,臣深感佩服。”

    李秋言说道“太师大人何必如此自保,陛下并非不尽人情之辈,虽然他有帝王手段,但大人是他的心腹,自当能明白,陛下如此的一番苦心,何苦要为了一己私利,而走向另一条道路呢?”

    岚嫣说道“兔死狗烹,从古至今历代朝廷都是如此,就算陛下肯留我一命,那新君呢?”

    喜欢不染年华两世月请大家收藏:()不染年华两世月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longtanshuw.net)